<var id="lN32liT"><del id="lN32liT"></del></var>
<optgroup id="lN32liT"></optgroup>
<delect id="lN32liT"><noframes id="lN32liT">
    <progress id="lN32liT"><sup id="lN32liT"></sup></progress>
    <delect id="lN32liT"></delect>
      <optgroup id="lN32liT"></optgroup>
        <progress id="lN32liT"><delect id="lN32liT"><ol id="lN32liT"></ol></delect></progress><optgroup id="lN32liT"></optgroup>
          <table id="lN32liT"></table>
        <table id="lN32liT"></table>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lN32liT"><delect id="lN32liT"></delect></optgroup>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lN32liT"><samp id="lN32liT"></samp></progress>
          <delect id="lN32liT"><noframes id="lN32liT"><samp id="lN32liT"></samp><del id="lN32liT"><noframes id="lN32liT">
            <label id="lN32liT"><noframes id="lN32liT">
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lN32liT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<del id="lN32liT"></del>
              原创

              第315章-大佬甜妻宠上天漫画-笔趣阁

              “有问题?”毛利小五郎一脸莫名地看了看池非迟,“每个人都不一样,有的人就是喜欢流眼泪,这也不是病吧?” 池非迟没有接毛利小五郎的误解,“我拿调酒工具的时候偷偷看过,那瓶挂了‘木村’牌子的酒,里面应该是水?!?br/> 他原本是想假装自己不知道、多观察毛利小五郎的反应,但要是毛利小五郎内心真跟明镜一样,那肯定能看出他刻意藏线索,从而怀疑他在刻意试探,以后想试探就会更难。 稳住不被怀疑,以后探底的机会多的是。 再加上柯南也在调查,进度不会比他慢太多,等柯南看出来后照样一针麻醉放倒,不管毛利小五郎有没有故意装糊涂,他都没办法探出来。 权衡利弊,还是坦白相告比较稳妥。 “里面是水?”毛利小五郎皱了皱眉,“不可能吧,那是给客人留好的酒……” 池非迟没再提醒,等着毛利小五郎自己想通。 酒是水=木村这个人很可能不存在。 至于对酒柜、冰箱的观察,他就不说了,能保留就保留一点。 毛利小五郎往街口走着,摸下巴思索,“你怀疑井上先生就是那个袭击我的歹徒?这么说的话,那木村有可能只是他虚构出来的人喽?那他是歹徒的证据呢?” “目前没有?!背胤浅俚?。 “那不就得了?”毛利小五郎思索了一下,正色道,“既然不能确定木村不存在,我们就不能因此掉以轻心,否则很有可能害木村先生丟了性命!” 池非迟没接话。 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,可以想办法看看井上右手肘上有没有类似烫伤的疤痕。 有疤痕,那就是歹徒。 没疤痕,那也要继续怀疑。 疤痕是可以伪造的。

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cheequita.com/txt/195813/

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继续
              一个是他另一个就是爸爸。
              帆风

              不会陶醉在沿途的某个脚印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流年
              何盡终身情?莫多情
              、相信
              我顺着地轴的方向

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  第485章 死神小学生登门【为萌主闲人伦某人加更】-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好看吗-笔趣阁 求支持-我的1978小农庄黄改-笔趣阁 第315章-大佬甜妻宠上天漫画-笔趣阁